将迎来第三次降准 资金的传导效率值得关注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网上理财

  在今年以来,央行一共实施国两轮降准,这次国务院发布的普遍降准,将是今年第三次降准。在此前市场就对本月的降准抱有预期,本月实施普降和定向降准是大概率事件。降准后,资金的传导效率值得关注,在目前正处的导向下,进一步从严要求银行加码宽信用才是货币政策的核心目标。

将迎来第三次降准 资金的传导效率值得关注

  焦点

  为何此时提及“普遍降准”?

  国务院常务会议最新表态被认为是股债重要支撑因素之一。对比来看,会议提出的“实施稳健货币政策”这一基调,与过去一个多月内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、央行2021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等多场年中重要会议保持一致。

  不同的是,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“普遍降准”。公开资料显示,今年以来,央行共实施过两轮降准,第一轮是在1月,分别于1月15日和2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,属于全面降准;第二轮在5、6、7月三次实施到位,对聚焦当地、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,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,属于定向降准。

  也就是说,距离上一次普降已经过去半年多时间。事实上,此前市场就对本月降准抱有预期。8月中旬央行公布的最新金融数据显示,7月社融、信贷、广义货币(M2)数据全面回落。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分析称,数据显示宽货币到宽信用政策效果较差,原因是企业实际利率并未下降、流动性投放渠道收窄、资产价格低迷难以起到抵押放大器效应、流动性分层导致民营中小企业融资难贵。

  为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路径,将银行资金输送给民营小微企业,8月17日,央行宣布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下称LPR),本月20日LPR将第二次报价,其挂钩的中期借贷便利操作(MLF)有1765亿元将在9月7日到期、2650亿元将在9月17日到期,业内关注MLF续作价格是否会降价。

  但MLF无法替代降准。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称,尽管可以通过MLF补充市场流动性,但对银行来讲融资成本比较高,且只有个别金融机构能够获得MLF支持。他认为,9月实施普降和定向降准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“当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、全球央行货币政策重启宽松、美联储近期重新开始购买国债,包括美联储9月18日进一步降息也是大概率事件。与此同时,国内投资、消费面临下行压力,从这个意义讲,要发挥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支持作用,在稳健货币政策前提下,还是需要进行普遍降准。”温彬同时称,进行定向降准则是为了确保市场流动性充裕合理,对资金达到精准使用,防范资金流入到房地产。

  降准将带来哪些影响?

 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9月若美联储降息,我国大概率不会跟随,但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控可能有更好的效果。“定向降准主要针对小微、三农,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采取普遍降准,能够鼓励银行放贷。”董登新称。

  在机构人士看来,降准后,资金的传导效率值得关注。江海证券资管部研究主管吉灵浩引举三鼎控股集团债券“17三鼎01”面临违约的例子称,LPR报价机制调整后,整体信用环境边际有所改善,但低资质企业再融资渠道并未得到缓解。

  对于降准可能带来的影响,吉灵浩认为,在目前的政策导向下,进一步从严要求银行加码宽信用才是货币政策的核心目标,重要的是目标而非工具。

  他表示,今年以来新增违约主体延续此前民企高发的情况,民企违约22家,国企4家,民企违约状况仍较严重。回顾近期的一系列宽信用政策,多项政策均利好民企,民企偿债压力得到缓解,但政策转向对信用资质好的企业更有利,而信用资质差的民企并未受益。

  为什么不降息?

  7月金融数据公布后,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降息的窗口期已到。任泽平分析称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、全球降息潮、汇率破7、核心CPI保持稳定、PPI负增长通缩,表明货币宽松的空间已经打开,时机已经到来。

  但董登新表示,即便有降息空间,但要防范可能发生的“马太效应”。他分析称,降息会刺激资金需求方的胃口,且优质客户仍然能够拿到优惠利率,而中小企业尤其小微企业还是很难拿到贷款。从对资金供给端的银行来看,降息也不一定能提振放贷积极性。

  “如果采用定向降准等创新货币工具,有结构性调控作用,效果比利率的普调有更加精准的效果。降准实际上是对贷款提供方给予更多可贷资金,放大了银行的可贷规模,在利率不变情况下会刺激银行主动放贷,从这个意义上讲,降准是从供给角度改善资金给出,所以通过改善金融机构银行放贷环境可能是更好的做法。”董登新说道。

  定向降准主要针对小微和三农,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采取普降标准。近期的一系列宽信政策,多项政策均利好民企,民企的偿债压力得到缓解。